<thead id="1n5p5"></thead>

<sub id="1n5p5"></sub>
    <sub id="1n5p5"></sub>

       
         
       

      李鼎文先生簡介

             李鼎文先生,字獻甫,生于1919年5月16日,甘肅武威人。祖父李銘漢為清道光年間副貢生,以研究經學和史學著名。父親李于鍇為清光緒年間進士、翰林,曾在北京參加過“公車上書”運動。李鼎文先生5歲喪父,13歲喪兄,與生母相依為命。他沒有上過小學,13歲以前由長兄李鼎超言傳身教,后于1937年、1940年從武威師范簡師科、蘭州師范中師科畢業。1942年考入西北師范學院國文科,受教于黎錦熙、李嘉言、葉鼎彝、何士驥、王汝弼、劉文炳、馮國瑞諸位師長。1949年在西北師范學院國文系四年級插班,次年畢業,任教于武威師范。1956年調甘肅師專(校址在天水)任教,教古典文學,擔任教研組長。1957年甘肅師專合并到西北師范學院,李先生隨即到西北師院任教,任中文系副教授、教授。曾任甘肅省政協委員、省文史館館員等職。1987年退休。1998年12月,先生自蘭州啟程赴奧克蘭,與兒子、兒媳、孫子、孫女,一家5口人定居新西蘭。
               李先生學識淵博、治學嚴謹。幾十年來,以教書為要務,主要精力集中在備課、編寫講義方面,并且訂正了當今一些詩文選本的錯誤。先生講授“中國古代文學”,編寫了《中國文學史》(先秦到宋,8萬字)、《中國古代文學作品選注》(先秦到宋,15萬字),1957年油印?!吨袊糯膶W作品選》(宋元明清,9萬字),1973年鉛印。講授“杜詩研究”,編寫了《杜甫詩選注》(12萬字),1981年油印。講授“敦煌文學”,編寫了《敦煌文學作品選注》(5萬字),1982年鉛印。李先生還參加編寫中學語文教學參考書,撰有初中、高中語文課本中的文言文講析31篇(13萬字),收入《中學語文講析》一書,1979年甘肅人民出版社出版。其中《孫子•謀攻》一篇,曾被選入北京師大編輯出版的《高中語文選講》一書中。
             李先生在教學之余從事學術研究,取得了豐碩成果。1959年,《光明日報•文學遺產》連續發表了郭沫若的《談蔡文姬的〈胡笳十八拍〉》和《再談蔡文姬的〈胡笳十八拍〉》。李先生在《光明日報》發表了《〈胡笳十八拍〉是蔡文姬作的嗎?》一文,從當時的歷史背景、地理環境和各種人物關系方面闡明《胡笳十八拍》并非蔡文姬所作,而是后人擬作。論據充分,論點正確,被收入《胡笳十八拍討論集》。1984年,甘肅人民出版社出版了《甘肅古代作家》,李先生任主編,并寫了《胡纘宗》、《金鑾》、《邢澍》、《張澍》4篇。1986年,甘肅人民出版社出版了《甘肅文史叢稿》一書,收集了李先生撰寫的42篇有關甘肅地方文史的文章。文集考證了36位甘肅籍或旅居甘肅的歷史人物的生平、創作及有關史實,刊布了一些鮮為人知的史料。其中,評價甘肅舉人《請廢馬關條約呈文》、考定張澍生年,為研究和編寫甘肅地方史志,提供了堅實的科學依據。2005年,甘肅教育出版社出版了《夢槐庵叢稿》一書,這是第二本文集。1983年,西北師范學院建立了古籍整理研究所,受所長彭鐸教授、副所長路志霄教授的委托,李先生整理校點了一系列甘肅文獻,逐條查證,錄出原文,訂正錯誤,使其完善。先后整理出版了《續敦煌實錄》、《李于鍇遺稿輯存》、《隴右方言》、《隴右方言發微》(與鈕國平合作)、《笠云山房詩文集》(與吳紹烈、路志霄、海呈瑞合作)等。
             李先生熱心幫助后學,非常認真。如張帆、宋書麟的《陰鏗詩校注》,梁新民編著的《武威歷史人物》,漆子揚、王鍔校點的《守雅堂稿輯存》,都是經他細心審閱修改后出版的。李先生不輕易給他人的書作序或題字。2005年,由甘肅教育出版社出版的《夢槐庵叢稿》書中,收錄了李先生所做的10余篇學術著作的序文,都是他在認真閱讀了原作之后總結而得。如在給路志霄的《學步集》序、朱芳華的《語文教學芻議》等序中,評價的文字不長,抓住重點,言中肯綮。表現了老一輩學者高尚的學術責任、學術道德和嚴謹的治學精神。
             李先生情系桑梓,夢縈故里。多年來,先生應邀審查了不少有關武威的歷史資料,如《武威縣地名資料匯編》、《武威市志》、《武威歷史人物》,修正了書中不少錯誤,校點了《乾隆武威縣志》,寫出了詳細的??庇?。撰寫了《西漢武威郡治為為武威說質疑》、《關于姑臧城遺址問題》、《武威非西夏國都辨》,為研究和弘揚家鄉歷史文化做出了貢獻。
             李先生系世代書香之家,藏書之巨,聞名遐邇。為了甘肅教育和文化的發展,自1956年到2003年,分別數次將家藏的19783冊書籍和186件文物捐獻給甘肅省圖書館、甘肅省博物館、河西學院、武威縣人民醫院等單位。書籍內有不少明、清善本。如1959年捐贈原張掖師專的3000冊書中,有《十三經注疏》、《二十四史》、《全唐詩》、《全唐文》以及各個時期有代表性作家的著作,“給當時張掖師專中文科古典文學教學,提供了重要資料”(詳見原張掖師專給先生出具的《捐書證明書》)。2001年6月,教育部批準原張掖師專晉升為本科院校,冠名為“河西學院”。遠在新西蘭的李先生得知這一消息后,委托其長女李玉華夫婦,于2003年春季,給河西學院捐贈《酈道元水經注》、《楚辭類稿》等藏書1146種,計1632冊;《歷史研究》等期刊46種,計847冊。先后兩次為河西學院捐書,實為感人。1960年秋,贈甘肅省圖書館古書7438冊,其中有《武英殿聚珍版書》、《知不足齋叢書》、《粵雅堂叢書》。稿本內有如林則徐題記的陳世熔《求志居詩稿》,張澍手批的《潘挹奎文稿》,章炳麟手校、丁以此手抄的李銘漢《爾雅聲類》稿等,都很名貴。文物內如唐弘化公主墓中的木俑、木獸,“大明寶鈔”,明人文彭所刻“槐陰滿庭”印章,張澍所書條幅,均有重要價值。
            “夢槐庵”是李鼎文先生的書齋名。在武威李氏宅院中,有一棵高大的古槐,它是李氏三代學人學術精神的象征,李于鍇的書齋即名“古槐堂”。他在《寫經樓詩草》中,有一首七言古詩《古槐》,詠這棵槐樹:“古槐森郁百尺長,影壓涼云千丈綠。當階巨石頗不平,抱檐古瓦斷猶續。皴皮溜雨半蛇蛻,圓葉入春尚蜷局。何人手植張駿時,勞我欲補《前涼錄》。炎蒸夏五此下榻,玄蔭耽耽落枕幞。廊深時有翠雨墮,天外不知紅日旭??莞唶矬茨囹?,高枝匼匝摩天鵠?;卑惨粔羰掠袩o,桃笙展向空庭曲。黃花八月看蕭瑟,秋風十載忽棖觸。長安驛車轉瞬忙,寄語男兒勿刺促。”古槐飽經風霜的形象,傲岸而又寬容的性格,正是主人人格與精神的寫照。李先生孩提時代,曾在古槐下讀書玩耍。歲月悠悠,逝者如斯,古槐在“破四舊”時代化為烏有。樹猶如此,圖書之散失、分藏數處,何可再言!先生在《思鄉》詩中寫道“故園西望意茫然,花木圖書散似煙。也識人生如寄耳,最難斬斷是塵緣。”現今,已是鮐背之年的李鼎文先生,寄居異國,隔洲相望,“應有歸心歸不得,夕陽紅處是家鄉。”(李鼎文《詠金鑾》) 此情此景,何可勝道也哉?。ê游鲗W院南永慧整理,2009年2月26日。)
      官方时时彩app下载